http://www.wanxiangshu.com

李礼辉:数字货币可能重构全球货币体系

李礼辉,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专家委员、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、中国银行前行长。在题为《数字货币可能重构全球货币体系》的分享中,李礼辉详细讲解了法定数字货币、虚拟货币和可信赖机构的数字货币的发展历史和现状。他表示,在国际交易方面,目前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还没有做出具体的安排,而在未来,证券有可能数字资产化。

以下为分享全文:

大家都知道,2009年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刚刚问世的时候,几乎都是静默无声的。2019年6月18日,由全球社交网络巨头脸书主导的数字货币Libra登场,目标是成为一个不受华尔街控制、不受中央银行控制,可以惠及数十亿人的全球性货币和财务基础设施。中国央行银行的数字货币,据说在小范围内开始了试点,这也受到了高度的关注。

斯坦福大学教授Brian Arthur说,「经济会随着技术的进化而改变它的结构。即改变它的制度安排方式。」所以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是数字货币到底会不会重构全球的货币体系?我认为,采用数字化技术的货币形式可以称为数字货币,数字货币可以区分为法定数字货币、虚拟货币、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。

法定数字货币

法定数字货币特别关注的是,如何传承和替代传统的法定货币。我认为,具有法定地位、具有国家主权背书、具有发行责任主体的数字货币构成法定数字货币,或称中央银行数字货币。

很多国家的中央银行早在2015年、2016年就宣布启动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。据我了解,由于数字货币可能应用的数字技术,包括共识机制、分布式账本等区块链的技术,也包括加密算法、对等网络等等基础组件技术,这些技术目前还没有办法得到超大市场零售级别的高并发需求。因此关于法定数字货币的基本价格架构,各个国家还在论证和权衡,尚未最终做出抉择。这里我们先要讨论一个问题,我们怎么样来评价法定数字货币?关于这一点,业界的看法相对是一致的。

很多专家学者认为,法定数字货币有一些潜在的好处,比如:

一是可以节省现金流通的成本。特别是在偏远、辽阔的地区,以及在跨境零售支付的场景中,法定数字货币能够有效降低现金流通的成本。同时它可以帮助防止假币,因为法定数字货币是很难造假的。

二是可以强化支付系统的公共属性,推进普惠金融、法定数字货币,能够为公众提供安全性高、流动性好的支付工具。而且它可以不再需要商业银行的账户,甚至不再需要商业银行作为中介。

三是可以为数字资产交易提供端对端的可靠的支付工具。在未来的数字资产的市场中,我们应用智能合约和密钥技术,就能够按照约定的商业条款和适应的法律自动执行,实现价值的转移。

四是可以加强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,特别是在经济长期衰退的这么一个阶段,法定数字货币是非常方便来实行负利率等特殊的利率政策。

刚才说到的是法定数字货币潜在的好处,专家学者也同时在评价法定数字货币的潜在风险和问题,有这么几个风险和问题:

第一,可能削弱商业银行初始的信贷能力和盈利能力,公众的存款它可能会从商业银行流向中央银行,这样的话迫使商业银行提高利率以获得资金留住客户,商业银行的成本就提高了。

第二,它可能更加容易促发系统性的金融风险,法定数字货币的存款只要满足条件,取出存款很容易,就会引起某一家银行的支付危机,而且引起连锁反应可能会促发系统性的金融风险。

第三,在法定数字货币这种架构下,中央银行对货币市场的调控有更加直接的权力。在法定数字货币的情况下,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有可能大幅度扩张的。但是在经济危机、金融危机发生的时候,中央银行就必须向商业银行提供更多的流动性支持。

根据央行官员披露的有关信息,对我国的法定数字货币DC/EP做一些解读。

一是采用双层运营投放体系,传承间接发行模式

应用区块链等数字技术,法定数字货币可以采用「中央银行一公众」的直接发行模式。在直接发行模式中,中央银行可以拥有货币市场调控的绝对权力和能力,可以直接吸收公众存款,这就将限制商业银行的初始信货能力。如果选择法定货币「中央银行一商业银行一公众」的间接发行模式,则将传承现行的货币市场运行机制和货币政策传导机制。

传承现行模式的好处是节约和稳健。一是不必另起炉处再造金融基础设施,有利于节省投资;二是不必除旧布新重构货币发行与管理格局,有利于管控风险;三是不必瞻前顾后衔接不同特性的货币发行模式,有利于稳定市场。

二是采用并行技术路线,坚持央行中心管理模式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